当前位置:主页 > 首页 > 世界之窗 > > 文章正文

《拓宽你的心灵你空间》

发布于2015-04-13   浏览199次   评论0条  
人际关系中,特别重要的一点是,对于别人的不同意见或负面情绪,自己有多大的容纳空间。
这个容纳空间,也即常说的肚量。
肚量小的话,那势必会引起人际关系中的绞杀。并且,关系越是紧密,绞杀就越是严重。特别是两性关系和亲子关系中,最重要情形下,是不给对方的不同意见或负面情绪一点空间,并且会长时间的持续地施加压力,要灭掉对方的不同意见与负面情绪,而让对方和自己的想法与情绪保持一致。
有时,这看似是单方的,即,强势的一方,向弱势的一方发起绞杀。这份绞杀可以长年累月,最后被绞杀一方简直都会失去独立思考,也没了情绪,变得仿佛是行尸走肉。
有时,这是双方一起发起的,这常见于夫妻关系中。即,我做什么多看着你的脸色,生怕你不高兴;同样的,你做什么我也紧紧盯着你,很容易对你就是不高兴。两个人对彼此高兴不高兴的在意到了极致,而彼此的扼杀也到了极致。结果是,两个人都感觉到无比委屈——我如此在意你考虑你你还是不领情,同时又非常残酷地去压制对方。
肚量为什么会有这么大差异?一个人的肚量从何而来?
 你是否允许孩子的这份能量自由流动?

在我看来,一个人能有多大的容人之量,这取决于,他心中在多大程度上住着一个人。而这一点又取决于,他自己曾在多大程度上能住进另一个人心里。
父母养育孩子的过程中,最重要的成就,是让孩子心中住下一个爱的人,而这个人,最初一般都是妈妈。这一点能实现,需要妈妈心中住着孩子,并因而能持续稳定地给予孩子爱。
具体则是,作为养育者,父母去做一个好的容器,能容纳孩子的负面情绪与不同看法。也即,当孩子有负面情绪和与父母不同的看法出现时,理解并接纳它们的存在,并让它在和父母的关系中表达、流动。
容器,是英国心理学家温尼科特的术语。他说,好的心理医生,能做一个好的容器,给来访者的情绪、情感、感受与想法一个抱持性的空间。好的父母对孩子亦如此。
怎么可以提供一个抱持性空间?这需要做到三点:
一,在你把事情做好时认可你;
二,在你受挫时支持你;
三,你的各种感受和想法可以在我这里安全自由地流动。
在抱持性空间里,一个人可以很放松,他可以做自己。并且,特别重要的一点是,在这个抱持性空间里,他有空间可以观察自己,也有空间观察别人,因而可以变得更从容。
相反,若没有抱持性空间,而是活在绞杀中,那么,一个人就会时刻紧张地去处理事情,他没有空间做观察。并且,很容易会因为一点小事没处理好,而有大祸临头的感觉。这既会导致他绞杀自己,也容易导致他去绞杀别人。
我有多名来访者,他们形容说,一直感觉走在钢丝绳上或悬崖上,下面就近乎是刀山火海。他们必须调动一切精力去应对哪怕在别人看来很小的挑战,因很小的挑战都可以让他们失去平衡。失去平衡,就会从钢丝绳或悬崖上跌落,而跌落就近乎于死亡。
这样的感觉之下,他们不可能有容人之量,最多就是貌似好脾气而忍着。但他们对别人的评价和排斥也会非常严重。
这多名来访者,经过一段较长时间的咨询后,他们突然可以观察自己和别人了,那时他们会形容说,自己终于从钢丝绳上下来了,不再担心掉下悬崖,于是有了一个从容的空间。随即,他们也有了一定的容人之量,对自己和别人都多了一些宽容。
一位男性来访者,本有严重的抑郁症,经常感觉处于崩溃边缘。他的抑郁情绪,即来自于和周边的人的种种心理绞杀。别人随便一句话,都可以对他构成巨大压力,于是他随时都可能被别人绞杀。相应的,他也总在绞杀别人,特别是身边的亲人,他对他们有各种大大小小的要求,而且他们必须得按他的来,否则他就会有巨大的愤怒出来。这种彼此绞杀,带给他强烈的负面情绪。
一次,他讲到一件很普通的事情,妈妈给他提了一个不够合理的要求。过去这种要求会让他暴怒,而这次,他很平静地驳回了妈妈的要求,并请求妈妈理解他的处境,他详细讲了自己的处境,最后希望妈妈能按照他的要求来做事。妈妈自然而然地接受了。
讲到这件事,他泪如雨下。当他发现,他的声音能传到妈妈那儿,并能发挥效果呢,这种感觉是如此治好。并且,这种感觉,在他过去的人生中,太缺太缺了。
但是,他也纳闷,为什么,以前,他做不到平静对待妈妈的要求,并平静地向妈妈提出自己的恳请。这样的事,发到几个月前,他会不可遏制的愤怒。
平静对待妈妈的要求,意味着,他对妈妈的要求有了容纳空间,而他能平静的向妈妈提出要求,意味着,他对自己的声音也有了容纳空间。有了对自己和对别人的容纳空间后,就不必那么急了。
这个空间从哪里来?我的理解是,应是咨询的作用,他在我这里体验到了被容纳的感觉,这种感觉一再被确认,逐渐在他心里生效,现在他也可以把这种被容纳的感觉,传递给别人了。
今天早上,在书房里整理这些文字时,发生了一件很有趣的小事:
我家的加菲猫阿白爬到我腿上,它的猫毛会沾我裤子上,我习惯性想把它抱下,但突然想,干吗切断这个过程,就让它进行下去吧。
它就这样安然地在我腿上爬了一段时间后,我突然感觉到,有些什么奇妙的东西在我和它之间发生了,就好像是,我又一次碰触到了它的存在,而它也变得蛮不一样。由此,我和它享受了一段美好时光。
由此,我领会到,过去的绝大多数时候,我的头脑不间断地对各种事进行评判、分析与管理,而这意味着,我的头脑不断切断这些事的能量,让这些能量都缺乏空间去充分流动。而关系中的链接,都是双方的能量在一个空间内顺畅流动的结果。所以要止念,停掉头脑的念头,就给了能量流动以空间。
佛教总讲止念,我过去把这个看得很艰难,觉得必须用打坐这样的方式才可以做到,但现在想,只要不拿头脑的念头去切断正在发生的能量流动,就可以很好了。譬如,阿白趴在我腿上时,虽然我还是会有各种想把它赶走的念头,但我没这么去做,而是让这些念头自由发生,但同时,给阿白趴在我腿上这份能量以一个空间,让这份能量流动。
将这份领悟引申,就写下了这样一段话: 
       做事时,重要的不是头脑多聪明,而是让能量流动起来。能量流动起来后,它会自动指引你走向何方,这就是所谓发挥,而超水平发挥,都意味着能量充沛而顺畅的流动。但能量流动需要空间,如头脑总是在妄动的话,就意味着能量不断在被切断。
头脑为何会妄动?因头脑很容易有分别心。再说说阿白趴我腿上这件事。的确,我今天早上穿的是一条比较正式的裤子,沾上猫毛必须得打理,但打理并不是一件多麻烦的事。所以,把阿白赶走,并非是事实的需要,而是我的头脑做了判断:裤子沾上猫毛不好,不沾猫毛最好。于是,这个判断驱使我,要做出把阿白赶走的行为。
光有这一件事还不打紧,要命的是,我的头脑不间断地对一切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进行如此评断,而当我没有觉知时,这些评断即念头,无形中驱使着我做了太多切断能量的事情。
所以,对头脑妄动念头的觉知,很是重要。
 
标签:   转载请注明出处,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
收藏  转载

相关人气资讯 :

今天,我来当小编!  我要投稿
热门文章 :

伤人的父母曾经也是受伤的孩子

伤人的父母曾经也是受伤的孩子
家庭是每个人的起点和最深的梦乡。然而现实中它却可能既不甜美,...200人飘过

·“我最多算个敢担当一点的人”199人

·《拓宽你的心灵你空间》199人

·《文凭是平庸的保证》199人

·《我们为什么爱评价》198人

·她为什么“爱”上劫匪181人

·大舍才能大得的营销心理学(六)167人

热门标签 :